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第七吗十二章 姐想你了,你知道吗?
    孟局长一看,吃了一惊,他马上走上前,敬了个军礼:“报告何厅长,孟国安在此执行任务,请指示!”

    路舟脸上一阵惊喜,他跨前几步,紧紧握住老者的手,激动得眼泪差点就下来:“荣主席,您好,真惭愧,把您给惊动了。”

    这位何厅长就是西北省公安厅厅长何虎,是全国鼎鼎大名的打黑英雄,后面的老者,叫荣祥麟,是西北省工商联主席、省政协副主席、黄金大亨。论级别,荣祥麟是副省级,要比何虎厅长大一级。刚才路舟就是给他打的电话,没想到,容主席真给面子,居然把何厅长也拉来了。

    来了这么大的官,惊技四座,银都会所所有的客人都站起来,往这边观望,胆子大点的还凑过来看热闹。

    周大发腿一发软,差点从凳子上掉下来,我的妈呀,连何厅长都出动了,看来这小子来头不小呀。尤其是让他吃惊的是,西北省黄金大亨荣祥麟也大驾光临,这荣祥麟何许人也,商界无人不知,连省委书记都敬他八分呀,他开金矿资产上百亿,每年给国家上缴利税就几十亿,另外他还担任西北省工商联主席,兼职省政协副主席,每年开“两.会”,荣祥麟都坐在主席台上,自己小小的市政协委员,在他跟前屁都不是畛。

    孟局长把事情的大致情况向何厅长和容主席做了汇报后,荣祥麟拉住路舟的手,向大家介绍说:“大家不要小看路舟董事长岁数小,他可是我们银州商界的前辈呀,在市场经济刚刚开放时期,银州市的流通领域涌现出了许多青年才俊,他们为银州乃至西北省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路舟董事长就是当年银州商界最出类拔萃的一个,说个大家不知道的事情,那时候,我出门办事,还乘坐蓝鸟车的时候,路舟已经坐上了皇冠3.0了,当时银州市只有两辆皇冠,一辆是省委专门接待外宾和中央首长用的,另一辆就是路舟的座驾,你们可以想象,路舟当时的事业有多大,告诉你们,那时候,路舟的财富已经排在银州富豪榜的前十位。后来,路舟董事长为了帮助家乡人民一起致富,急流勇退,依然选择了返乡,搞起了旅游业,虽然他的效益受到了影响,但是他这种热爱家乡、帮家乡人民致富的情结,值得我们学习。我还告诉大家,如果路舟当时涉足房产业,如今西北省的地产大亨非他莫属!“

    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白鹭第一次听到路舟的故事,想起路舟刚来银州时的坎坷经历,白鹭泪水抑制不住,纵横下来钤。

    这时,周大发再也坐不住了,没想到路舟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的辉煌经历,而且受到荣祥麟这样的夸奖,登时自惭形秽,他立即过来,恭恭敬敬地给路舟鞠了一躬,说:“路舟董事长,我错了,今晚是我不对,您受委屈了,您就是我的榜样,我今后要向您学习。”

    当听说路舟要比自己大一岁时,周大发拉住路舟的手,再次深鞠一躬,说:“大哥,我现在就拜你为大哥,今后小弟有过错的地方,请大哥再次痛打,小弟绝无二话。您大人不见小人怪,您就答应小弟吧。”

    这个结局大家谁也没想到,看到两个年轻人和解,荣祥麟首先鼓起了掌,大厅再次响起一片掌声。

    事情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何厅长、荣祥麟、孟局长、迟尚鹏等跟路舟打了招呼,都回去了。周大发要请路舟喝酒,路舟爽快地答应了。

    双方不打不相识,成了铁哥们,都喝得酩酊大醉。

    王朝马汉住在了路舟在银州的屋子,白鹭把路舟领到了自己家。

    到了白鹭的家,屋子的陈设仍然那么熟悉,好多年过去了,所有的一切和屋子的主人都没有怎么改变,看来白鹭还是单身,路舟想问问她和老公如今关系怎么样了,但没好意思开口,今夜这屋子属于他俩,他不想把话题转移到另外一个男人身上,也不想勾起白鹭心底的不快。

    这外国洋酒真他妈后劲足,刚才打架时没怎么感觉到有点偏高,此刻放松下来,却有些醉意朦胧,白鹭把路舟直接扶到了卧室,中央有一个宽大的席梦思床,路舟倒头就躺在上面,口中念叨着渴渴渴。

    白鹭倒了一杯开水递到路舟嘴边,路舟大口喝完,嗓子的干咳顿时缓解了许多。

    路舟微微睁开眼,望了一眼白鹭,白鹭穿一件白色的套裙,丰腴的屁股下面正好有一道开叉,黑色的长腿袜和洁白的皮肤的链接处,就从开叉处时隐时现,形成了一条优美的弧线,长腿袜的边缘还走了一圈的蕾丝花边,特别的显眼,白鹭此时又恰到好处的做了一个动作,她说:“我也有点累了,坐一会。”

    白鹭就坐到了席梦思的床沿边上,白鹭这一坐,登时就让路舟的神经再次的敏感起来,白鹭坐着的姿势斜对着路舟,路舟正好半靠在床头,两人相距不到八十公分,白鹭这一坐,正好让她私处的春光外泄,这一次不仅仅是长腿袜的外泄了,里面的纯白颜色的三角小内裤也映入了路舟的眼帘,纯白色的内裤在女人私处那里,形成了一个鼓包一样的形状,好像里面藏了一个小孩子玩的沙包一样!鼓鼓囊囊的!

    有的时候,男人的心理也是非常奇怪,真要是一个赤.裸.裸的女人私处摆在男人的眼前,未必就能提起男人十分的兴趣,反倒是女人穿着短裙,无意之间露出的裙底颜色,却让男人的精神无比兴奋!

    白鹭看着眼神迷离的路舟,他正在傻傻的盯着自己看,白鹭就抿嘴一笑,用手一指自己的旁边,对路舟说:“路舟,你也坐起来,咱俩一起聊会吧!”

    路舟上身坐起来,就机械的挨着白鹭,这时两人相距不到三十公分,白鹭身上的香水味和一种成熟女人躯体所发出的独特气味,一下子就让路舟异常的痴迷!

    白鹭把脸庞转到路舟这边!

    路舟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便搭在了纪岚的肩膀上,白鹭顺势一倒,就伏在了路舟的怀里!

    “路舟,你,你都多长时间没有来看我了!亲亲我吧!”白鹭在路舟的怀里呢喃道:“姐想你了!姐想你!你知道吗!”

    说心里话,路舟也想白鹭了,两人都好几年没有在一起了,有时候在睡梦里就梦见了白鹭,想起来白鹭的丰腴和温柔,以及漂亮娴熟的口活,还有她十分懂得男人的心,她侍候路舟的舒服程度,路舟全身就痒痒的!

    那时候,白鹭喜欢路舟给她做口活,舔她的私处,她同样也给路舟做满意的深喉,两人在性上是非常和谐,双方也非常满意。

    此刻,两个人亲吻在一块,不用路舟去进攻,白鹭会主动的用舌尖抵开路舟的牙齿,不管路舟是否抵抗,她就会先用舌尖搅住路舟的舌尖,把路舟的舌尖卷入到她的口腔里,然后还会用她洁白整齐的牙齿,轻轻的咬上几下,登时,就让路舟身心感到既麻痒,又舒服!两人吻了一会。

    白鹭主动拉起路舟的手,把路舟的手按在她的小腹部上!

    路舟先抚摸了一会白鹭的丰满腹部、圆润的美臀,然后,路舟止不住就将自己的手顺着白鹭的裙子下摆掏进去,隔着白鹭纯白色的内裤,轻轻的按摩,然后逐渐加大了力量!

    说路舟不好色,那是假的,刚开始,路舟的确不怎么好色,包括大学四年,也没想着把肖梅给办了,但毕业后形势就不一样,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为了适应社会发展路舟也改变了策略,路舟逐渐尝试着有了性生活,并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肖梅,自此后她才逐渐发现性原来是如此美好的东西,怪不得国家法律专门要制订一个***罪呢,否则那还不乱了套,就像印度一样,男人看见漂亮的女人就想上,吓的女人连大街也不敢去了。

    坦白讲,刚毕业开始的时候路舟还是克制的,包括那夜跟杨晓英睡在一张床上,摸也摸了,私处瞧也瞧了,但最后还是克制了,没有进入小杨的身体。还有那次,跟女学生佳茹,两人同住一屋,佳茹暗示路舟到床上,一起睡,但路舟还是在桌子上滚了一夜,然而自从跟沈冰有了云雨情后,路舟才真正尝到了性的美妙。

    后来跟秋寡妇一夜情,他再次尝到了少妇身上的另一种味道,一定程度上少妇在床上的功夫要远胜于少女,少妇的主动进攻让男人节省了许多体能,而且少妇花样繁多,更加让男人迷恋。

    刚到银州做鸭子的时候,路舟的性生活达到了高峰,由于路舟是金牌鸭子,点他的少妇个个美貌如花,下面的***各式各样,路舟饱餐了少妇的各种味道,有时他在想,这做鸭子,既能挣大钱,又天天与美女云雨不断,这个工作还蛮不错的。

    那时候,路舟跟白鹭性方面是最和谐的,不单单是白鹭人长的漂亮,主要是白鹭在弄的过称中,非常体贴他,当他需要休息的时候,白鹭会让他躺下来,白鹭会主动抚摸他,用嘴抚弄他的宝贝,然后把甜蜜的私处覆盖在他的嘴唇上,他只要伸伸舌头就可以,这极大地省去了他好多体能,而且还挺享受,就像夫妻之间爱爱一样。

    不像其他女人,以为自己掏了钱,就是大爷,四仰八叉躺那里,指挥着男人去弄这弄那的,稍微有点不舒服,还骂骂咧咧,有点甚至让鸭子舔肛。想起这,路舟恶心的想吐,那怕那个钱不挣,路舟也不会做那种下贱的事。

    所有女性中,白鹭是让他最留恋的。今夜偶遇,的确让路舟兴奋异常,如果不是周大发捣乱,他早就把白鹭揽入怀中,下面捣成一片沼泽地了。

    ( 乡村教师的艳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