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斩杀火蟒 三更
    另一边,灰袍老者也炼化完丹药之力,旋即站起身,枯手一拍身旁立着的棺材,那棺材便稳稳地又落在他的背上。

    他感受着周身那仿佛源源不断灵力,看了看远处那条盘旋着的吞天火蟒,便阴森森地一笑,随即冲前方倒背着手的道袍男子喊道:“周道友,你我联手,一同击杀此獠!”

    “好,杀了后妖兽内丹归我,血肉归你。”

    道袍男子转过身,看了灰袍老者一眼,毫不客气地说到。

    灰袍老者冷笑道:“周道友倒是好算计,这吞天火蟒的一身修为与妖力,都在内丹之中,血肉的价值尚不及其一成!”

    道袍男子面无表情,沉声回道:“何老怪你不要忘了,这补灵丹是谁拿出来的!吞天火蟒的妖兽内丹便是再珍贵,与补灵丹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灰袍老者冷哼一声,却不再出声,显然是做出了让步。

    二人也不是拖泥带水之人,决定要动手后,出手也是干净利落。

    只见灰袍老者一拍背后的棺材,双手掐出几个法诀,打在那棺材之上。

    随即棺材幽光一闪,竟飘浮起来。

    灰袍老者桀桀一笑,跳上棺材之上,盘坐下来。棺材带着灰袍老者飞速腾空,很快就来到那吞天火蟒的上空。

    火蟒碧绿色的眸子泛着冷光,看到飘在自己头顶上方的棺材,便扭动着蛇躯,尺来长的蛇信子一伸一缩,显然已经盯上了灰袍老者。

    只见吞天火蟒嘶嘶地叫了两声,便从沙漠底下钻出无数的肉翅小蛇,接着一只只抖着肉翅,朝空中的灰袍老者扑去。

    一时之间,便见数以万计的红色小蛇飞在半空,密密麻麻,遮天蔽日,再加上小蛇那尖锐刺耳的嘶叫声,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看着如此多的肉翅小蛇扑了过来,灰袍老者面色有几分凝重。

    这些小蛇乃是吞天火蟒尚未进化的存在,名为飞翅火蛇,会喷吐火焰和毒雾,单只战力并不显见,但如此多的数量即便是他也得认真对待。

    只见灰袍老者一拍棺材盖,随即一声沙哑低沉的嘶吼声在棺内响起。

    随着棺材盖咔嚓一声推开一道缝隙,便见一只干枯的手爪从其内伸出,棺材盖打开的缝隙越来越大,终是一道黑漆漆的身影从棺内一跃而出。

    那身影飞出后飘浮在上空,只见其身形高大,但血肉已然干枯,面目可怖。偏偏其还带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四散披下来,遮住它的脸,却更添三分阴森。

    灰袍老者阴恻恻地冲那身影喊到:“无名,去将那些蛇崽子全部杀光!”

    那具干尸一听,空洞的眼眶内闪过一缕红光,随即仰天嘶吼一声,便带着一股尸臭冲向那数不胜数的飞翅火蛇群中。

    灰袍老者也没闲着,他先掏出一枚黄色的石珠,随即一捏,便在周身出现一个丈许大小的光罩,将其护在其内。

    接着,他又取出一柄红色铁剑。

    而上次那把品相不凡的银色小剑却不曾拿出来,不知是损毁了,还是不想动用。

    他一抛之下,那铁剑便迎风而长。

    灰袍老者嘴里念着法诀,那铁剑一晃,居然一化作十,十化作百,瞬间近百把一模一样的红色铁剑悬在半空。

    他手指一点,那百把剑嗡鸣声大作,随即带着剑光,闪电般冲入飞翅火蛇内,开始大开杀戒。

    灰袍老者唤出玄尸,到祭出铁剑迎敌,也不过十息功夫。

    另一边,道袍男子与那吞天火蟒本体拼斗在了一起。

    只见他脚踏着一只丈许大小的玉葫芦,飘在半空,而双手弄诀,控制着一把金光闪闪的飞剑,与那吞天火蟒纠缠着。

    飞剑虽说不过三尺大小,与吞天火蟒那十几丈的身躯相比,宛若绣花针一般。

    但火蟒却对其忌惮不已,因为飞剑不仅坚硬无比,而且还沾之必伤,见血不化。

    适才大意之下,飞剑在它身上留下了一个尺来深的口子,更为诡异的是伤口用运转妖气也无法愈合。

    眼下,吞天火蟒只能借助自己喷出的火毒,来逼得飞剑不敢与之触及。即便如此,吞天火蟒也是处于下风。

    而且,另外一边还有一个让它颇为忌惮的人类修士,尚还未尽全力动手呢。

    于是,吞天火蟒嘶叫一声,随即快速后退,让飞翅火蛇群暂时顶住对方的攻式,接着便钻入了沙漠底下。

    道袍男子见此,没来由眼皮一跳,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张开一个光罩,一边控着飞剑快速斩杀蛇群,一边灵念扫向地底,想搜寻那吞天火蟒的位置。

    但即便是灵念延伸到沙漠下近百丈,也未曾发现火蟒的身影。

    莫非对方逃窜走了?

    随即道袍男子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

    吞天火蟒领域意识极强,只要有外来者擅闯入其地盘,往往便是死也不会轻易退缩。

    就在道袍男子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时,突然从地面传来一阵炽热之感,连灵力罩都有些承受不住,隐隐快要崩溃的样子。

    他忙一运转灵力,外罩的防御灵光不由凝实几分。接着便踏着玉葫芦又往上方飞了近百丈,适才的灼热之感方渐渐消失。

    “沙沙……”

    一阵摩擦声响起,道袍男子往下方一看,不由震惊不已。

    只见下方沙漠出现一个好几丈宽的洞口,而这洞口是被火烟硬生生烧开来的。

    随即,便见适才消失不见的吞天火蟒从那洞口钻出。只不过,现在的它与刚才已然大为不同。

    它原本赤红色的鳞片如今已然转化为黝黑,泛着点点幽光。而且,它的蛇首不知何时多了两只洁白无暇的角,看起来多了几分圣洁的气息。

    “半蛟之身!”

    道袍男子面色一变,忍不住失声惊呼。

    吞天火蟒碧绿的眼珠子露出恨意,若非这两名人类修士,它本可以再等上几十年,渡劫化蛟,摆脱这下品兽身。

    但如今强行化蛟,没有天劫的淬炼与升华,今后都只能保持这么一副半蛟半蛇的状态了,可想而知,它对这二人的恨意有多深。

    “何老怪,你若再不出手,你我今日便要葬身于此了!”

    说罢,他苦笑着又操控着那把金色飞剑,带着无尽的剑气斩向火蟒。

    不过,现在的飞剑对火蟒的威胁却已大大减弱。若不是斩在它的要害之处,根本无法破开它的防护。

    另一边的灰袍老者也发觉了这吞天火蟒的异变,也是面色微变,但终是一咬牙,御着棺材向火蟒飞去。

    “周道友,你且为我争取半柱香时间,待我祭出符宝!”

    道袍男子一听对方传音,不由精神一振。若何老怪有符宝这等威力极大的杀招,便是斩杀这半蛟的火蟒也并非不可能。

    于是,他又从怀里一抓,手里多出三柄飞剑,看其上的符文,与那金色飞剑应当是同一套的。

    而另一边,灰袍老者面目严肃,取出一张貌不其扬、皱巴巴的黄色符纸。他往那符纸上滴了一滴舌尖血,随即双掌上下虚合,符纸闪着灵光,显然正在被激活。

    吞天火蟒灵智也不低,见灰袍老者如此举动,显然是要准备什么杀手锏,便吐出一口火焰球,朝那灰袍老者而去。

    火焰球威力极大,连虚空都被灼烧得几分扭曲。不过它尚未接近目标,便被一道巨大的剑光打散,随即四散开来,落在地上烧穿了沙石。

    适才的剑光乃是道袍男子斩出,那般威力的剑光他也有几分吃不消,眼下正在调整微乱的灵力。

    吞天火蟒一摆尾,便带着腥风朝道袍男子冲去。快要接近他时,又从口中闪电般射出一枝毒剑。

    毒剑乃是火蟒蛇信所化,剧毒无比,直直地射向道袍男子的面门。

    哐当一声,那毒剑被一块玉符挡下,不过那玉符也碎成两半。中年道袍男子见此,目光微冷,脸上已有几分怒意。

    他飞快地掐出几个法诀,随即四柄巨大的飞剑闪着剑光,带着破风之声盘旋至火蟒上方。

    道袍男子嘴中念出几个晦涩的咒语,四柄飞剑竟没入虚空,消失不见。

    而那火蟒的四周,却多出了一层无形的壁垒,挡住了其去路。

    “哼,尝尝我这诛灵剑阵!”

    说罢,他往那剑阵猛地灌注灵力,手指捏诀,朝虚空点了几下。随即在剑阵内出现一道道剑罡风刃,接二连三地朝火蟒斩去!

    那剑罡气势磅礴,仿若要斩碎虚空一般,在火蟒身上不时留下一两道寸许的伤口。火蟒蛇信微吐,喷出一股浓浓的褐色烟雾,那剑罡穿过烟雾时,原本目不可及的速度居然一下子减缓不少,是以火蟒能够躲避开来。

    于是,一人一蟒就这般你来我往地僵持不下,情况对火蟒显然不利。

    吞天火蟒碧绿色的双眼闪过一丝狠毒,随即仰起蛇首,向着旁边那无形壁垒狠狠一撞!

    即便是以妖兽那坚硬无比的躯体,也不过是让那剑阵微微一晃,随即在道袍男子灵力的维持下,又恢复那波澜不惊的模样。

    吞天火蟒便不再做无用功,居然也不闪躲那些剑罡了,而是任凭其落在身上斩出一道道口子。

    只见它碧绿色的眸子渐渐转为金色,接着头顶上长着的两根洁白的角闪过灵光,其内蕴含着玄奥的气息。

    接着,吞天火蟒的双角竟脱落下来,化为两道白光,一同飞向那剑阵。

    伴随着轰隆一声,两道白光撞击到剑阵时兀然炸开。火蟒竟舍弃两根蛟角不要,也要将这剑阵破去。

    这些都不过是数息功夫,等道袍男子明白过来火蟒的意图时,已然晚矣。

    剑阵只坚持不到一息功夫,便在那白光炸开中支离破碎,已然崩溃。

    中年道袍男子脸上,闪过一丝病态的红润,接着连喷出数口鲜血。他心神乃是与那剑阵息息相关,是以受创不轻。

    他忙一招手,将四柄变得灵性大失的飞剑召回,一踩玉葫芦,身形极速暴退。

    吞天火蟒哪肯放过如此良机,一摆蛇尾,正要追过去。

    “孽畜,还不受死!”

    一旁灰袍老者沙哑的声音兀然响起,只见他双掌间的符纸此刻灵光大振,其上还闪着古怪的符文,显然这符宝终于被激发了!

    吞天火蟒从那符纸上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便不由露出踌躇之色,犹豫着是否要追击过去。

    就这瞬息功夫,灰袍老者将双掌间的符纸向前猛然一推,符纸在半空华光一闪,便化作一把紫色长刀,随即快的不可思议地朝火蟒斩去。

    吞天火蟒感受到紫色长刀内蕴含的滔天灵威,终是露出退意,一甩蛇尾掉头飞快游走,但为时已晚。

    “咔嚓……”

    紫色长刀快如闪电,瞬息之间来到火蟒七寸之处,随即仿若无声无息地一斩而下,那吞天火蟒的蛇首丝毫没有阻碍地被斩断,从蛇躯之上滑落下来。

    蛇首落在沙漠之上,斩断之处赤红色的血液狂喷,两截蛇尸在沙子之上抽搐许久,最后还是咽气了。

    吞天火蟒,终是被斩杀了。

    </br>

    </br>

    Ps:书友们,我是纸笔余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