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初遇
    午后。

    两人回到北凰都中,在热闹的集市里走走停停,看看瞧瞧,吃吃喝喝,一晃之间黄昏近在眼前。

    暮日的余晖笼罩之下,前方大街上不知为何大多数人汇聚在一处,更像是在围观着什么。

    出于好奇心,段尘带着唐玉柔走过去挤过密集的人群,只见一对爷孙俩畏畏怯怯的抱在一起,老人看似年过花甲,孙女似有十一二岁模样。

    而在他们前方的是一名二十来岁年纪的青年男子,他长相一般,表象略有些凶恶,身后带着一群服饰相同的仆人。

    双方好像在争执什么。

    段尘疑惑,开口向旁边的人问,“请问这位叔叔,前方何事?”

    然而这名看起来有四十多来岁的男子一见到带着鬼神面具的段尘,眉头先是一皱随即立马离开了这片区域。

    段尘无奈,从身边又找了一个粗壮的大汉问道,“这位大哥,前方是什么情况?”

    粗壮的大汉消失惊奇的盯着段尘,然后大笑起来,“北凰都内装神弄鬼,小伙子也是有胆。”大汉说这话的同时还瞥了一眼高高耸立在那的火凤凰雕像,随后又补充,“正如你所见,那名年轻人是都城外青氓山上的二公子,此人平日里无恶不作,但做完后又知道毁灭证据,所以啊,他犯的恶事只有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知道。”

    “既知道,为何不上报此地管事?”段尘又问。

    “没用的,这里管事官员都是庸碌的软骨头,碍于蓬莱殿的面子,竟然对青氓山是同气连枝,百姓受到欺辱只要是听到青氓山这几个字,他们一概不理。”壮汉无奈的叹了口气。

    “喏,你瞧,那青氓山二公子方才见那女孩长得水灵,硬要拉着她回去当媳妇,谁不知道他风流成性,上了青氓山就是地狱,老爷子岂会同意。”

    “岂有此理,此人恶行,莫不知举头三尺有神明。”段尘愤然言道,心里嘀咕,“又是附属蓬莱殿的势力,正和我意。”

    纵观前方,青年男子好言相劝不如意便直接将老人一脚踢开,随即后方的两名仆人直接上前将小女孩抢了过来。

    这一幕惹得在旁观望的所有人议论纷纷起来。

    段尘眉头微微一皱,朝身后的唐玉柔轻点了一下头,二话不说身形一动,闪过人群眨眼间奔向小女孩,双掌齐发,将两名仆人打翻在地。

    正当他想要带着小女孩回到老人身边的时候,谁知那青年男子迅速运转真气,一拳如猛虎般的气势攻过来。

    段尘嘴角轻抿,右脚踏地微微一旋,正准备原地反击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再没有任何的举动,因为此时后方已出现另一名不相识的男子替他接下这一拳,所以段尘毫无顾忌的带着小女孩回到老人身边。

    回首望之,那男子气概不凡,身着一袭青衫,相貌堂堂,头上戴着一个看起来很廉价的青藤圈,腰间挂有一翠玉笛。

    “你们是什么人?敢坏本公子的好事?”青氓山二公子在与青衫男子拳掌相对之下明显处于下风,怒喝道,“你们可知本公子乃青氓山二......”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青衫男子漠然的面庞嘴角轻轻扬起,手掌一动,握住青年男子的拳头,轻轻一用力,围观的所有人此刻都能听见骨骼碎裂的闷响声。

    全场就仿佛静止了一般,一条大街上围满了人却好似鸦雀无声般的静,青衫男子接着抬起脚直踢青年男子的腹部,后者倒飞出十几米,被仆人所接住,已然身受重伤。

    “何方狂徒!竟敢伤吾儿!!”一道凌厉的话语从人群之外传来,所谓是人未至声已威。

    片刻后,只见一名穿着虎貂大衣的魁梧中年男人从人群上方降来,站在青年男子的身旁,他瞥了一眼青年男子的手臂,冷冷的道,“断了...”随后视线看向前方的青衫男子喝道,“小小年纪,下手竟如此狠辣!”

    “爹,您一定要为儿子讨回公道啊!”青年男子见父亲前来,立马诉苦。

    虎貂大衣的中年男人一声冷哼,二话不说的催动真气,出拳朝青衫男子而去。

    嘭!

    两者一翻碰撞之下,中年男子身形纹丝不动,而青衫男子却已连连后退十几米,直到段尘托住他后背,这才稳下身形,然而嘴角已溢出鲜血。

    尽管是这般情况之下,青衫男子依旧不忘向段尘道一句,“谢谢。”

    没想到的是,那虎貂大衣中年男子并不打算善罢甘休,魁梧的身影再一次猛然狂奔而来。

    这一次,段尘迎身而上,与中年男人对上一招,难以料到的是,两者居然齐齐向后退出数步,竟然不相上下。

    段尘率先稳住身形,嘴角微微上扬,他似乎已经有所察觉,对方那青年男子修为乃是金丹中期,而自己身后的青衫男子至少是半只脚踏入化神期的修士。

    而一个即将要突破化神期的修士却被虎貂大衣中年男人一招击败,这么说虎貂大衣中年男人至少是化神期巅峰甚至是半只脚踏入融合期的修士!!!

    而自己能够和他对上一招不占下风,足以说明,这个世界和先前所在的世界本质还是有一些不同的,也就是说,段尘看似是金丹期修士,然而其实并不是,可能是因为他所修习的焚荒诀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但还是有某种性质的相托,导致于变得比原先更加强。

    简单来说,焚荒诀在这个世界灵气的烘托下显然更上一层楼。

    “此人...真的只是金丹修为?是故意有所掩藏吗。”虎貂中年男人面色渐渐凝重,随即拱手道,“前辈是何方神圣?为何要管这等闲事?”

    显然他此刻认为在面具之下的段尘是一位高深莫测的前辈。

    就在这一刻,人群密集本该温度上涨的大街上突然间变得寒冷彻骨,每个人就好像身处在冰山之中一样在瑟瑟发抖。

    “这感觉是...琉璃阁大寒心法诀!?”虎貂大衣中年男人也是感受到一丝寒意,连说话的时候都吐着寒气。。

    “青氓之主,今日之事不教你儿收敛一些,反而出手伤及仁士,岂不是不明青红皂白?”一名柳眉修长穿着银白衣裙似天仙般的美貌女子缓缓从后方走来,伫立于段尘的前方,她冷若冰霜,一字一语淡然的道。

    当段尘见到这名女子的时候,双眼突然瞪大,目不转睛的看着女子从自己身后走到前方,还是一直盯着她的背影,自语道,“这?云溪!!!”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漠北巡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