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七:注命之术
    壶老话音一落,众考生陷入沉思。

    众考官议论纷纷。

    “妙,这题出得绝妙。”

    壶君一出题,朱由当先拊掌称赞。

    “天宫不同于儒门独大的前朝,科举应试的是百家后人,出题最难的地方,就在于容易有失偏颇。壶君这题出得却是妙极,只要学问修行到了,都有机会答出来。”

    朱由说话时,李敬渊还尚未体悟到这题的妙处,略一琢磨,也明白了过来,不禁暗道朱由虽一力维护自身派系,着实可恶,根基却着实稳固,不然也没资格来天宫脚下重镇当府试考官了。

    众考官纷纷点头。

    “乍见这题,似乎是农家考生最占优势,但其他考生似乎也能做到。”

    “不错,就拿兵家来说,若虚实之道运用得炉火纯青,虽不能真让梨树活过来,也不至于无法答题。”

    “法家法、术、势若体悟够深,也可以答题。”

    “算来百家学子都有机会答题,不愧是壶君,这题果真出得好,既能让诸家学子各显神通,也能考校实修,用来压轴再适合不过。”

    那边壶君出完题后,捧着紫陶壶慢悠悠回到亭中坐下,府试考生有的原地沉思,有的行动派已找了一株梨树细细琢磨。

    “杯水泼开一山梨花,赵长青,这就是你得自东君的花开顷刻之法。”

    李不琢望着亭边赵长青泼茶的石像,只见他道袍飘然,鼻若悬胆,眉骨挺括,看起来极具威严气度。

    对于这位玄门前贤,李不琢印象颇为复杂,既感其句芒山顶遗刻传道之恩,又对其谋夺骗取了句芒本命灵珠之事颇为不齿。

    收回目光,李不琢离开亭子,寻了一株梨树,细细端详。

    当初以阴阳应象法观摩句芒灵形施展惊蛰神术,知悉了此术斡旋阴阳的关键,却还未能以此自创神术,当下再运阴阳应象法。

    唰!他眼中梨树树皮开裂,枝桠危垂,枯死依旧,却已能见得阴阳二气的流转。

    半日过去。

    “原来赵长青施展花开顷刻之术,是调动树中阳气催开梨花,但此术有违天常,虽让梨树开花,也损伤了梨树根基。”

    李不琢若有所悟,这时,身边传来脚步身,只见白游踏着枯枝靠近。

    “我想好了。”

    一过来,劈头盖脸就是四个字。

    “想好了什么?”

    “怎么答题,我想好了。”白游深吸一口气,盘坐在李不琢身边,定定盯着眼前枯树朽烂的树皮,比看女人白嫩的胸脯还认真。

    李不琢微微一怔,虽不至于看轻白游,但眼下还没人在壶老那儿过关,这公子哥真能一马当先,破解难题?

    白游压低声音,对李不琢正色道:“我白家有一门秘传‘注命’之术,是祖上从寄杖神通残篇中推演所得,无法像寄杖神通那般以他物替死,相反,可将自身寿数转与他物。”

    李不琢心中悚然一惊。

    他虽然在河东县藏书大库阅书甚多,但天下奇门秘法层出不穷,并未听过有“注命”这等秘法。

    若白游所言为真,这注命法就是白家的大秘密,不可轻易泄露他人。人生苦短,为长生痴狂若疯魔者如过江之鲫,若有奸人得知白家身怀这般法门,谋夺法门还在其次,甚至会将白家人当成人参果。

    “这么信得过我?”李不琢知晓其中利害,四下一看,把声音压得极低。

    白游笑了笑:“这事我连寇铮之和孙偲都没说,够意思吧,你得帮我个忙。”

    “什么忙?”

    “把这个,从这里、这里、这里插进去。”

    白游摸出一根针,看针头是玉质,与针头一体的针身却细弱发丝,也不知是怎么雕琢成的,捏着针头,白游指向自己身上几处要穴,补充说道:“百汇、玉枕、魄户、神堂、玄关……这些地方,不能有半分偏差。”

    李不琢当即明白过来:“你要用注命法复生梨树?”

    白游咬咬牙,发狠道:“没错,我想好了,若今年不中,我再回家中也没法静心修行,多半又要流连声色犬马,必须要一鼓作气。”

    李不琢沉吟了一会:“要多少寿数?”

    “两年。”白游顿了顿,伸出两根手指,“注命法不至于起死回生,但我看这些梨树还没死透,仍有一些生机,约莫两年寿数,能让它开一朵花,我就收手。来,这玉针是特制的,若手法不当,没刺入穴位就会断裂,我教你运针手法。”

    李不琢摇头:“你自己插。”

    白游脸色一僵,狠色尽去,指着头顶苦笑道:“这玩意儿得插到脑子里去,我哪下得去这狠手啊。”

    李不琢受白益之恩,白游又是真心结交,当下便生出将神术传授部分给白游的心思。但光阴阳应象法他自己就参悟了近月,对惊蛰神术也尚未彻底领悟,白游要答上壶老这一道题,恐怕别无他法。

    “真想好了?”

    “别问!”白游一咬牙,“把我当朋友,就别给我犹豫的机会。”

    “好。”李不琢接过玉针,说了一个好字。

    白游嘴角抽了抽,见到李不琢手里幽光莹莹的五寸细针,道:“你真答应了啊……”

    “少废话。”

    “行……这手法第一步是‘沉勾’……”

    ………………

    小半刻钟后。

    白游盘坐原地,被李不琢悬针百汇穴上,一刺到底,浑身一震,筛糠般抖了起来,面色蜡黄,豆大汗珠从额头漫过眉睫汇至下巴,啪嗒落地,咬牙道:“继续。”

    李不琢又将两根玉针刺入白游神堂、魄户,白游抖得愈发剧烈,虾米般弓起身子,口中嗬嗬直喘气,李不琢有些不忍,却问道:“继续?”

    白游摆摆手,剧烈喘息着,又艰难点点头。

    紧接着便是第四根、第五根……

    第十根玉针刺入体内,白游连喘息都没了声音,瘫坐原地,眼神好一会才凝聚起来,李不琢去扶,白游摆摆手,撑起身子,气若游丝,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嘿……嘿……这回我可比你先了。”

    他跌跌撞撞向壶君亭走去。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太上小君,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