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经过一天一夜的行进,在第二日一早的时候,火车已经进入夏州,而且,距离夏州的治所州城已经非常近了。

    但夏州城的治所绝对不止夏州衙门一个,还有朔方,云中等很多府级治所,只不过,夏州衙门是最核心的一个,其余的几个治所管理的都是北方少数民族的政权,也就是随着北方游牧民族的归附而设置的朝廷管理机构。

    一般来说,各个地方的治所衙门,应该就近设在区域中心才对,但夏州以北的庞大区域内,自然条件太恶劣了,归附的游牧民族人口也不是太多,就近设置州郡的话,需要耗费太多的资源,需要建设城墙和府衙,而游牧民族的百姓并不喜欢定居,如此,设置这么一座管理城池的话,里面也不会有什么人口,这样一来,花费如此大的代价,岂不是白费了,所以,这些归附的区域并没有就地建设城池,而是选择多个州郡的衙门,放在同一个城池内,以节约行政资源。

    这种情况也就只适用于北方的游牧民族,在人口众多的内地,把一州的府衙设在另一个个州的治所所在地,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就犹如大唐帝国把都城设在马六甲海岛,这怎么可以,是绝对不行的。

    不但夏州城承担了多个州郡的治所衙门,在北方和西北,东北这些边缘地区,好多新增的州郡衙门,都没有自己独立的治所城池,都把衙门设在附近已有的城池内,或者,多个新增州郡联合建设一个城池,作为这几个州的治所所在地。

    这种独特的现象,是大唐帝国的统治策略,是为了快速适应领土扩张所制定的,其中,也有照顾周边归附百姓的意思,毕竟,好多被设置为州郡的区域,也就面积大点,人口和经济规模根本就达不到州郡的最低标准,甚至,连县级的标准都达不到,但就是为了照顾这些归附力量,却往往会设置州郡,给这一区域的有身份之人一个州郡级别的官位,从而让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大唐帝国的重视,进而更为心甘情愿的跟随大唐,做大唐的百姓。

    因为这些州郡空有广袤的土地却缺乏足够的人口,所以,在州郡的下面就不在设置县级单位了,而是一个个小部落,也就是游牧群落,一群几百人聚在一起,就算得上是一个小部落了,为了维护这些小部落的利益,被册封为州郡官员的当地豪强,会进入指定的城池设置衙门,在那里与大唐朝廷取得联系,部落有什么需要,有什么需要沟通的,他们都会去协调,从而确保本民族的老百姓能够正常的生活,利益能够得到有效的保障。

    而因为需要管理的人口不多,所以,这些特殊的州郡衙门,一般人不多,与大唐正式的州郡区别很大,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就是挂个名头而已。

    就算是大唐内部,不同的州县也有很大的区别,长安城的长安县和万年县,比全国大部分的州郡都要厉害,不论是经济实力还是人口实力,都能秒杀全国大部分的州郡,毕竟,都城的县属于京县,实力是最强的,秒杀十个普通的州郡都不是难事。

    从京城长安一直向北延伸的铁轨,在经过夏州之后,就转向正西方向了,因为再往北不远就是茫茫的沙漠了,实在没有通车的必要,而正西方向沿途有好多县城,还有盐州的治所之城盐州城,最终的目的地是朔方节度使的驻地,灵州的灵武城,而在灵州的灵武城附近,有很多的城池,这里相对比较繁华,原因就是因为这里是黄河的上游,这些城池都是沿着黄河排列的,有了充沛的水源,城池自然就很容易形成了。

    另外,灵州这一带虽然处在黄河的上游,但这一段黄河的河面比较宽,比中有的黄河还要宽阔许多,而这非常有利于农业的灌溉,想不繁荣都不行。

    李安这一次就不去灵武了,在夏州玩一圈就回去,这也是与皇帝说好了的,不能轻易的改变自己的行程。

    “李侍郎,距离夏州城已经不足十五里了,前方就是我们要去的煤矿。”

    一名部下跑进来汇报道。

    李安看到了远处的煤矿,隔着很远就能看到堆得很高的煤矸石,算得上是一个很大的煤矿了。

    “停车吧!我们现在就去煤矿看看。”

    李安开口下令道。

    因为目前最好的通讯手段也不可能比火车还快,夏州城也没有电报机,所以,李安前往夏州城的消息,夏州城的官员是不可能事先知道的,所以,也不会有人专门等着迎接,也就没有必要急着去夏州城了,先去事发的煤矿看看也挺好的。

    车辆停好之后,李安带着一群人就下车了,从煤矿到夏州城也没有多远的距离,所以,下车之后,李安就没打算再次上车,直接让车辆开往夏州城的车站,当然,必备的物资和马匹小车这些都卸下来了,这样待会去夏州城的时候也比较方便,不用跑着去了,虽说只有十几里路,用腿跑也是够累人的。

    为了运输方便,从铁路通往煤矿有一条新修的道路,这条路修的还是挺不错的,是一条硬路,就算遇到下雨天都不会有问题的。

    开矿的豪强本来还指望这个煤矿让自己发家致富的,却不料出事了,煤矿出产的煤炭含有太多的硫,这导致好多使用这种煤炭的人,发生了中毒的事故,从而给这个豪强带来了不好的影响,这直接导致这种煤炭的价格大幅度下跌,甚至,都跌破成本价了,更加严重的是有人索赔,被熏死的人,自然会向煤矿讨个说法,若是不能给一个满意的说法,别人是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的。

    如此严重的事件,甚至都引起了朝廷的关注,以至于李安都能得知这个事情,并以此为借口,到夏州来了。

    煤矿含有硫元素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过,一般情况下,只要含量不是很高,那就没有多大的事儿,但若是煤矿含硫量太高的话,那就比较麻烦了,这很容易引起中毒事件。

    不过,含硫量多也有一个好办法解决,那就是把这些煤炭之中的硫元素给提炼出来,如此一来的话,或许这个煤矿还能得到两种产品,而副产品硫磺的价格,比煤炭的价格要高出许多。

    就算是技术非常成熟的后世,硫磺的价格也是每天的两三倍,而在大唐这个技术落后的时代,硫磺的价格可以轻松超过煤炭的十倍,甚至上百倍都是有可能的。

    毕竟,一般的煤炭只需要使用工具将其挖上来就可以了,而硫磺矿比较少,直接挖的硫磺矿不多,而使用技术提取的话,成本就比较高了,这是硫磺价格高的主要原因。

    还有就是硫磺的需求量很大,在之前主要是炼丹需要硫磺,而在李安发明黑火药之后,硫磺就成了制造炮弹的主要材料之一,而大唐的火器部队是越来越多了,这对硫磺的需求量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在产量有限的前提下,价格自然就会居高不下了。

    此刻,煤矿几乎已经处于停工状态了,因为销量受阻,价格大幅度的下跌,继续开采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为了减少损失,煤矿的豪强主人只得停止开采煤炭,这样损失会小一些,可这么大煤矿也是花了很多钱盘下来的,若是就这么放弃了,损失真的是有些受不了。

    尽管已经停工了,但煤矿的大门内,还是有两人在看守,还带着三条田园犬,为的大概就是防止有人进来偷东西吧!

    不过,这些平时很凶的田园犬,一看到有这么多的士兵走过来,只是叫唤了几声就吓得不敢出气了,尾巴都夹在了两腿之间。

    “几位将军到此,有何贵干。”

    看门的人,看着几名上去的士兵,开口问道。

    “听说这里的煤炭会熏死人,朝廷特派人前来调查,就你们两个人,其余的人呢?”

    士兵问道。

    “将军,这里的煤炭已经没人买了,如此,自然也就没有继续开采的必要了,雇工们都回去了,就我们两个在看门,这里还有不少机器,怕丢了。”

    看门人回答道。

    说着说着,李安走了上来,看着堆积在院子里的煤炭,迈步走过去仔细查看。

    轻轻拿起一块煤炭,李安闻了闻味道,然后,用手使劲的按压,想看看煤炭的强度等特性,从而确定这个煤炭里还有哪些物质。

    通过初步的判断,可以肯定眼前这个煤矿是一个富硫的煤矿,硫含量还不低,应该具备开采的价值,而一旦能够开采出合格的硫磺,那么,这个煤矿的价值就更大了,就可以为煤矿的主人提供更多的财富了。

    不过,能够开采是一回事,有没有能力开采,又是另一回事了,对于李安来说,眼前这个煤矿具备开采副产品硫磺的价值,可对于一般的当地豪强来说,他们倒是想开采,却未必有这个能力,因为从煤炭之中提炼硫磺,是需要一定技术的,同时还需要不少的机械设备,还要购买必备的各种材料。

    总之,不但需要技术,还需要机器和材料,也就是需要很大的前期投资,而能够获得多大的受益,这个谁也说不好,市场行情一直都在持续的变化之中,若是行情变得好一些,那就能挣很多钱,而若是市场行情变得糟糕,那就有可能会赔本,还有机器的维修价格也要考虑进来,这些机器买了之后,并不是能够一直生产产品的,万一要是坏掉了的话,能够修理的人都很难找,大部分的人才都集中在京城长安,也就是需要去京城找人来修理,这个很耽误时间。

    所以,李安也陷入了两难,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帮助这个倒霉的煤矿主人,万一帮了倒忙就麻烦了。

    这一次北上,李安带了很多技术人才,他们也在忙着检查煤炭的情况,而且,检查的比李安还要仔细,经过李安这些年的培养,这些人才已经具备了不错的技术,完全能够胜任研究的重任,只是还需要李安进行点拨罢了。

    刚才下车之后,火车就继续出发了,没过多久就进入夏州城的车站里了,如此一来,夏州城的大小官员,自然也就知道李安抵达的消息了,如此重要的事情,他们岂敢耽误,在碰头之后,便一同骑马奔向煤矿,他们不知道李安过来是一回事,可现在已经知道了,就不能够装作不知道,必须要过来拜见,以显示他们的尊敬和重视。

    不论是哪个时代,当官的为老百姓办事,总是效率很低,拖延几个月都是很常见的,但当官的去见领导,那效率别提有多快了,几乎都是能多快就多快的,就差没飞着过去了。

    “李侍郎,夏州刺史等一众官员都来了,还有当地驻军的将领。”

    一名部下开口说道。

    李安抬头一看,确实都是大官,虽然隔着有些距离,但官员身上都是有官服的,只要看到官服,就能知道对方的身份是什么。

    在整个夏州,认识李安的官员很多,而李安却不认识他们,就认识郭子仪等几个人,而隔着很远,李安就看到郭子仪了。

    这个老郭也是滑头的料,怎么可能不积极的过来见李安这个领导呢?况且,他是有求于李安的,研发中心有什么好东西,他都想要,而若是李安不给,他就什么也得不到。

    不过,这一次,别的官员都是骑马来的,而老郭就牛逼了,直接开着李安刚送他的摩托就上路了,别提有多拉风了。

    “哈哈!看把老郭给牛的,居然开着摩托就来了,真拉风啊!”

    李安笑着说道。

    “郭将军就是与旁人不同,明明是胡子都白了的老年人,却像个孩子,满身都是孩子气。”

    李寒露开口说道。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朕御山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