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六章 绝处逢生 一
    且现在她不知这男子根底,梁启不在,最好能利用的人便是萧奈了。

    她在心中暗暗的叹息了一声,原以为终于可以摆脱了曾经的那些困扰,却不想兜兜转转,还是要了却了一些旧事。

    萧奈见到那人神色,心中早已经慌乱一片。

    她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摇头道:“不——不——我不会的,我一定会帮助你,你信我。”

    那苗域的男子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萧奈,请斥一声,低声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语速极快,听起来又不是中原话,只听得那腰间的牛皮袋子一阵扭动,方才的那条名叫银焰的小蛇又钻了出来,这一次,它并没有吐着信子,朝着禾曦来,而是游到了萧奈的身边。

    萧奈的脸色越发的惨白了,她喑哑暗咬怒道:“蒙耶格尔,你做什么?”

    蒙耶格尔吹了一声口哨,那银焰似乎得了指令一般,顺着萧奈的脚踝便爬了上去,萧奈浑身都好像被冰雪冻住了一般,一动也不敢动,她甚至能感觉到,银焰盘住自己脚踝的力道。

    她心里畏惧极了,眼眶都红了,颤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蒙耶格尔得意的笑道:“这银焰可是和我心意相通的,我劝你还是小心些,若是惹恼了,要的你肠穿肚烂,可也没有人会心疼你。”

    复又转回身看向了禾曦道:“你说的对,与其冒险,不如将你们都带回去。”

    禾曦却不说话,萧奈见到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心中恼火,却因着有一条银焰在一旁虎视眈眈,只得忍耐了下去。

    一行人,蒙耶格尔伴做奴仆,借用着禾曦的通关文贴,就这样光明正大的离开了洛城。

    一路上,禾曦依旧是一副游山玩水,观雪赏景的恣意模样,偶尔也会和蒙耶格尔闲谈几句。

    蒙耶格尔只觉得她心思单纯,被绑架了都能如此没心没肺。

    心中也松懈了下来,虽然萧奈见不得禾曦这般,但是她若是想脱身,或许还不得不借助禾曦的力量。

    她小心翼翼的缩在马车的一角假寐,禾曦看着已经出了城,望出去都是无垠的皑皑白雪,看久了,便觉得眼睛有些酸痛,便放下了轿帘转回身,见蒙耶格尔正看着自己,眼神中的打量丝毫不掩饰。

    她微微凝神,问道:“你叫蒙耶格尔?”

    那男子只是冷哼一声,但是神色却也并非排斥的,禾曦继续问道:“看来,你们苗域的姓氏不同于我们中原,可是为何高先生却——”

    听见禾曦提起了高远,蒙耶格尔神色愈发的不屑了,他好似禾曦提起了是什么令人厌恶的东西一般,用生硬的语气骂道:“也就你们中原人虚伪,喜欢这样的杂种,他不配有我们苗域人的姓氏——”

    禾曦一怔,看着蒙耶格尔的神色,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那种不屑和鄙视,丝毫不隐藏。

    禾曦脑中不由得想起了高远的样子,那一头银发,和文俊的眉眼,她原以为,必然是十分显赫的世家才能培养出那样的男子来。

    却不想,高远的身世如何,经历如何,她都无从知晓,时至今日,她才发觉原来她和高远之间,竟然隔了千山万水一般,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不过既然能逼得人使了这样下作的手段,想来高远对他们的震慑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这般想着,禾曦的心中便放松了下来,或许是苗域对蒙耶格尔太过于信任,也或许是担心人太多太过于惹眼,竟然只是派了他一个人进京都,不过禾曦倒是听蒙耶格尔无意中说过,只要过了舜城,便会有人前来接应。

    舜城已然快要出了大厉了,最好的时机便是这几天,许是蒙耶格尔也知道最关键的时候是这几天,所以看管的也是格外的紧,即便他去睡了,那条银焰蛇也会盯着她们,只要她们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那银焰蛇便会立起身子,不断地焦躁不安的吐着信子,一副随时要进攻的架势。

    萧奈从最开始的气急败坏,渐渐的变得绝望,现在她期盼的就是拓跋玥,或者是自己父亲派出来的人能早日找到自己。

    但是这个机会显然随着他们越走越远而变得越来越渺茫了。

    她累极了,便躺在一旁的小床上睡了,但是禾曦却没有,她只是半倚在床榻上,目光看着窗外。

    有风凛冽的刮过,带动着窗棂砰砰作响。

    一旁萧奈的呼吸已经渐渐的均匀了,想来是睡熟了。

    如意被蒙耶格尔关在了隔壁,而禾曦身边的人,其中一人,被禾曦留下了,只为了能给梁启通风报信,而另外一个人,被蒙耶格尔下了蛊,只要动用内力,便会遭到蛊虫的啃食,痛不欲生。

    现在禾曦也只能靠自己了,她不止要逃跑,必须也要解决掉那银焰蛇,毕竟这蛇古怪的很,既然能寻到气味找到自己第一次,便会有下一次。

    禾曦耐心的等着,窗棂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了一个缝隙来,有寒风卷着霜雪透了进来,萧奈嘟囔着一声,盖紧了被子,整个人朝着床榻里面缩去,禾曦随手扯过一旁椅子上放着的大氅,然后便一动不动的盯着那蛇。

    室内的温度越来越低,禾曦觉得自己的手已经有一丝丝僵硬的痕迹了,萧奈虽然不满,但是这一路上,蒙耶格尔带着她住过破庙,想必于那样的环境,这客栈有床有被子,虽然冷了些,却也不是不能忍受。

    禾曦算着时间差不多,便朝着那银焰看过去,之间都那条银焰,精神有些恹恹的,头上那火焰的痕迹也淡了许多,禾曦走下床,从长靴中摸出了一样东西。

    是一把精巧的匕首,手柄处还有红宝石借着月光闪着细碎的光晕。银焰似乎想阻止禾曦,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它看向禾曦的神色渐渐的变得畏惧了起来。

    或者说,它是畏惧禾曦手中的那把匕首,好似那上面有什么东西,不断的震慑到它一般,它不自觉的俯低了头颅,只是尾巴不自觉的甩动着。

    这是禾曦想也未想过的,她起先发现,蒙耶格尔只要在他醒着的时候,就会将那厚重的牛皮袋子贴身放着,将银焰收回去,即便是晚上让银焰看着他们的时候,也关紧了门窗,然后在屋内生一个炭火盆。

    原以为是担心她们逃走,但是无意间,禾曦发觉,白日里银焰的精神好像不怎么好,只有钻进了牛皮袋子,才算是好一点。

    她便知道了,即便是银焰再如何不同于野外的蛇,终究摆脱不了习性,怕冷。

    正常的蛇类,冬日里是要冬眠的,虽然银焰没有,但是寒冷的天气终究是有些影响的。

    但是至于为何银焰会有这样的反应,禾曦蹙眉看向了手中的匕首,忽的想起了什么。

    这匕首,拓跋玥曾用它斩杀过烛龙。

    怪不得,禾曦心中暗喜,见到银焰不动,便提着匕首,朝着银焰靠近了。

    银焰俯的更低了,随着禾曦不断靠近,越发的觉得不安了。

    它似乎是想逃,但是那匕首上的气息,让他畏惧。

    禾曦屏住了呼吸,看准了银焰的七寸,手起刀落快速的刺了下去。

    然而未等到那匕首触及到银焰,却被一双手从斜刺里伸出来拦住了。

    禾曦心中一沉,以为是惊动了蒙耶格尔,抬起头便对上了一双晶亮的眸子。

    竟然是陆然——

    他见禾曦认出了他,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银焰趁此机会,竟然飞速的朝着门口逃窜而去,陆然暗叫了一声不好,随即不知道从怀里掏出了什么东西,朝着那银焰洒了出去。

    然而已经晚了,陆然当机立断道:“不好,我们要赶紧走——”

    禾曦蹙眉,想到隔壁房间的如意,便执拗道:“不可,我若离开,如意必然有危险——”

    话音未落,便听得一个恼怒的声音出现在了门外道:“离开?今日你们谁都别想离开,敢动银焰的主意,怕是我只能提着你们的人头回去复命了——”

    蒙耶格尔阴测测的一字一顿的道,本就不顺利的中原话,此时越发的显得诡异古怪。

    众人闹出的动静,终于惊动了床上的萧奈。

    屋内并未点灯,只有稀疏的月光,勉强的能看见眼前的景象,她看见禾曦身边站着一名男子,背影高挑,道是有些熟悉。

    见到萧奈醒了,陆然微微蹙眉,扯下了一处袍角,系在面前,他现在还不想让萧奈认出自己。

    禾曦也知道今日的事情不能善终了,只能拼个鱼死网破。

    未等到陆然上前,蒙耶格尔便动了,只见到他双手合十,不知道嘴里念叨着什么,随即只见到他从腰间抽出一柄小铜刀,眼神一狠,硬生生的划开了一道血粼粼的伤口,有鲜血滴答滴答的掉落在地板上,陆然暗道:“不好,他要以血为引毒虫了——”

    果不其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渐渐的弥散开来,腥甜难闻。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柒姑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