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50、五大圣地
    “既然已经烧毁,您又怎么证明呢?”苏蕙兰越加好奇了,“我在吴中也没有见到桑树啊!”

    “过去我无法证明,因为我也没见过那棵桑树。不过现在,我们可以从另外三个已知圣地的位置来推测。”

    “怎么推测?”

    “在佩特鲁没说红胡子家族的故事之前,我从没有想过埃及的金字塔也是圣地之一,因为时间对应不上。当席尔瓦教授的科考队测量出海底金字塔和胡夫金字塔的镜像对称关系以后,你们最想不通的是什么?”

    “最想不通的……自然是4000年前的埃及人怎么来到遥远的南太平洋,又怎么在海底造出一座一模一样的金字塔?”

    司徒笑了,说:“这就是常规思维,我过去也是这么想的,但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后来我就想,会不会是埃及人先发现了海底的金字塔,然后才模仿它在地面上造了一座呢?我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甚至可能埃及人根本没来过南太平洋,而只是得到了海底金字塔的图纸和坐标位置,所以在地心对称点上造了一座一模一样的。

    而且埃及那几座金字塔我去过不止一次,没有发现一点儿精神力场,所以我从来没把埃及金字塔往觉醒圣地上去想。但现在佩特鲁已经证明它就是圣地之一,那么也可能是埃及处于文明中心地带,遭到了人为的严重破坏。然后我比对了一下坐标位置就想明白了,觉醒圣地的坐标位置是有着严格的要求的,而且就像青木说的,和地球的磁场有着某种未知的密切关系。”

    司徒一边说,一边开始用手里的权杖在空中虚点,就好像面前有一个地球仪似的。

    “埃及金字塔群在东经30°和北纬30°附近,南太平洋的塔卜群在西经150°和南纬30°附近。海底倒金字塔和胡夫金字塔一正一反,处在地心连线上,呈地心对称。

    这应该不是巧合,那么别的圣地位置是不是有同样的相互关系呢?

    我的出生地在阿根廷贝拉镇,距离圣菲市三百公里,金矿的位置在贝拉镇和克雷斯波高官镇之间,大约在西经60°和南纬30°附近。如果另外两个圣地当中有一个和它也呈地心对称的话,那么应该是在东经120°和北纬30°附近。

    我没有查过柳营巷的坐标,现在手上也没有地图,但我知道整个三吴地区大概就是在那个位置。三吴地区自古以来就以蚕桑闻名,遍布桑树,如果以桑林为阵,以桑园为中心,形成一个木之圣地,这样的推测是不是也很合理?”

    苏蕙兰想了想,觉得很合理,去看青木,发现青木还在发呆,就连他头顶的乌鸦也好像雕塑一般不动了。

    “那么第五个圣地呢?”

    “要推测第五个,还得把这四个地方的坐标再仔细排一遍——”司徒又用权杖虚空点着,“吉萨金字塔在东经30°、北纬30°交叉点;从这个点向东平移90度,正好就是吴中地区所在的东经120°、北纬30°交叉点;继续东移90度,但转到南纬30°线上,恰是海底金字塔所在的西经150°、南纬30°交叉点;继续东移90度,又到了贝拉金矿所在的西经60°、南纬30°交叉点;继续东移90度,上移回到北纬30°线,又回到了吉萨金字塔。

    这四个点之间在经度上两两相差90度,两个在北纬30°线上,两个在南纬30°线上,四个点连起来正好组成一个正方形,正方形的对角线又刚好穿过地心。这绝不是什么巧合!”

    “那这意味着什么呢?”爱丽丝好奇地问道。

    苏蕙兰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一时又没想明白。

    早已恢复了镇定的拉里夫人只稍微思索了一会儿就说:“这四个点组成的矩形平面把地球斜切成了两半,如果把这四个点和北磁极连接起来的话,刚好是一个正四棱锥,也就是一个金字塔形。”

    “北磁极?”

    “是的,由于地球存在地磁偏角,地磁极连线和自转轴并不重合。所以南北磁极和南北极点并不在同一位置。磁极的位置一直在发生缓慢的变化,北磁极的位置大致是在西经75°和北纬75°交叉点附近,和斯通先生刚才说的那四个点连接起来的话,刚好是一个正四棱锥的顶点。”拉里夫人耐心地解释道。

    “那么说,第五个圣地的位置在北磁极?”爱丽丝一脸不可思议的兴奋,“五个圣地,组成了一个金字塔,塔尖就在北磁极!太神奇了!”

    “也可能是南磁极。”司徒说,“能和北磁极连成一个金字塔,自然也能和南磁极连成一个金字塔。而且地磁成因一直没有合理的科学解释,包括球磁极倒转现象,我都怀疑和这个精神力场有关系。当然,如果一定要确定第五个圣地位置的话,北磁极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为什么?”

    “因为两个磁极和地心并不完全对称,南磁极的位置比北磁极偏高一点。另外,南极大陆的冰盖形成于2300万年前,至少500万年前就已经是现在的规模了,在那里开辟圣地,建立精神力场的难度显然大于北磁极附近。

    当然,圣地不可能建在磁极上,不然早就被发现了。所以我推测,第五处圣地,应该就位于阿拉斯加北部到伊丽莎白女王群岛一带广阔冰原上。

    这样一来,对应的神圣之杖也就明了了,冰原上的圣地对应的自然是冰之魂,剩下的太平洋塔卜对应的就是风之魂,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岛。”

    在这些人里,司徒、苏蕙兰和拉里夫人都是学者,爱丽丝是夫人的助手,也算得上半个科学家,伊万、鲍里斯和安德森都是海军出身,佩特鲁是海盗之王,除了还在发呆的青木,人们对地球的地理和经纬度都很熟悉。

    大家都在回味司徒的话,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圆滚滚的画满了经纬线的地球仪。地球仪转动着,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上面点了五个红点,点和点用虚直线连起来,连成一个正四棱锥。

    就在这时,一直在发呆的青木突然醒过来了。他看着司徒问:“你刚才说,影响我们意识的神明一直存在,只是我们不知道是吗?”

    司徒一下子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住了,心说我们这都说到哪儿了,你才听到哪儿啊?!

    乌鸦也醒转过来,“咳咳……那个,他是个木头,比较迟钝,勿怪勿怪,呱呱!”

    青木不理乌鸦,继续说:“我们一直这么傻不拉几地呆在这个船舱里,对着一群死了几百年的干尸,说这些事情,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不到上面的甲板上去说?而做出这么奇怪的事情居然没有人提出疑问,这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心却都突突地跳起来。

    这时候,火把的松脂快要燃尽,火苗比进来时已微弱了许多。

    爱丽丝有点害怕地说:“我们到甲板上去吧,火快要灭了!”

    司徒指着桌上的纸问拉里夫人:“能不能拿上去?”

    夫人说:“通常墓穴里的纸张需要经过特殊的处理才能拿出去,不过这里的环境比墓穴好,这些纸也很结实,但我不敢保证,纸上的字迹在阳光下会不会消失。”

    司徒说:“不管那么多了,先拿上去,到了上面再决定接下来怎么做。”

    拉里夫人点点头,把桌上的纸整叠拿了起来。

    一行人出了舰长室,沿着过道往回走。

    乌鸦在青木的头顶懒洋洋地转了个身,突然看到有个黑影从舰长室门口一闪而过。

    它刚想呱地叫,火把突然灭了,过道里陷入了一片黑暗,只有众人的脚步声哒哒地响,还有被衣服带起来的风,在过道两边的舱门口轻轻地呜咽着。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昆吾奇,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