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诱惑

李德顺那是啥子人,有个女人让他着就成,不管啥子质量,好不容易逮到了这么一个机会,能轻易放过吗,于是拎着自己的大家伙就送了去,刚整没入,李德顺就问娘们:“咋样?得满吗?是不是过瘾。”恩~~过瘾,哦~~~~~。”娘们也是饥渴坏了,况且李德顺的家伙确实是比她家的那个死鬼要壮上许多。他的家伙这么来虽然是很慢,不过壮的程度自己的玉门还是能感觉的出来的,只觉得自己的玉门被他的家伙得有点要爆的感觉。“哦~~

075 洗澡中【二女激情】

  李德顺那是啥子人,有个女人让他骑着就成,不管啥子质量,好不容易逮到了这么一个机会,能轻易放过吗,于是拎着自己的大家伙就送了进去,刚整根没入,李德顺就问娘们:“咋样?塞得满吗?是不是过瘾啊。”恩~~过瘾,哦~~~~~。”娘们也是饥渴坏了,况且李德顺的家伙确实是比她家的那个死鬼要粗壮上许多。他的家伙这么塞进来虽然是很慢,不过粗壮的程度自己的玉门还是能感觉的出来的,只觉得自己的玉门被他的家伙塞得有点要爆的感觉。“哦~~~很好啊,很大哦~~~~。”
  “这就对了,就我这大家伙扎进去那还了得,等一会儿咱运动好了,我给你来点凶猛的,咔咔的一顿使劲儿,比这还要过瘾上一百倍呢。”李德顺是要放长线钓大鱼的,所以还不打算就这么让娘们尝到自己最威猛的时刻,一定要在她坚持不了多久后,给她来上猛烈的一击,那就是火上浇油,让她这辈子都忘不了跟自己在山上这么gao潮的痛快,以后也就会主动的找自己要了。“咱有的是时间慢慢玩,好不容易上了一趟山,咋说也得玩个痛痛快快的吧。”
  “恩~~~我听你的,只要让我痛快了就成,哦~~~~你可比我们家那死鬼强多了。他是上来就扎,一通神干,完事儿叫了公粮就睡觉,哪次都是我刚有了感觉他就下去,哦~~~~~~还是你会玩儿啊,让我尝到了做女人的味道。哦~~~~。”
  张福根就是在这个时候过来的,听着两个人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基本上讲了一遍,张福根皱起了眉头骂道:“你们这对狗男女,今天回去我就用广播把你们的事儿给播出去,让全村老少爷们都知道你们干的这点好事儿。”
  “这事儿你可不能往外说啊,不然我以后咋子在村里做人啊。”娘们拉着张福根的手苦苦哀求:“求你了,张村长,咱不能这么干啊。”
  “行了,行了,你们俩先回帮去,我这陪乡长呢。”张福根甩开娘们,带着乡长继续往上爬。
  “福根,我说你们村子里要不是很太平吗,还有这种事情发生,以后你得抓抓他们的思想工作了。”王乡长振振有词:“咱不能因为追求物质上的享受就忽略了精神上的文明吧。”
  张福根望着身边郁郁葱葱的草丛,看着头上飞来飞去的小鸟,在一片片的白云下是那么的自由自在,心想,我怎么抓啊,我比他们谁都邪乎,还精神文明呢,我这就在精神上给了多少女孩子文明啊,她们哪个不是在自己的身子下面感受了无比伟大的精神文明和身体文明,都享受的快翻了。
  “想什么呢?”王乡长推推张福根。
  “哦。没想啥,就是琢磨着咋能把这个精神文明搞上去,现在这老百姓的素质实在是忒低了,应该抓一抓精神文明了。”张福根信口开河:“等回去我一定把这个落实下去。争取早日让老百姓们脱胎换骨。”张福根心说,尤其是那些自己还没有光顾的娘们儿们,一定一个个都让她们脱胎换骨,还有本村的那些小姑娘们一定各个击破,争取让她们都肥水不流外人田,早日的在自己的身子下面过上属于女人的幸福生活。“得,王乡长你也看到这个情况了,咱吃饭吧,没别的好吃的,就是去我家吃一口现成的。”
  “现成的?”王乡长皱皱眉头:“你小子不会跟我耍滑头吧。”
  “现成的,村里又没钱,咱不能拿着老百姓的钱请你吃吃喝喝吧。”张福根说道:“就到我家,有啥咱吃啥,你看咋样?”
  “那还行。”王乡长笑着拍拍张福根的肩膀:“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为老百姓着想。”
  张福根还真就没弄啥子好吃的,张父说要杀鸡,张福根愣是没让,说那鸡还留着下蛋呢,杀了怪可惜的。
  这顿饭看的出来,王乡长吃的很开心,虽然都是农家的饭菜。
  吃过了饭两个人又在张福根的屋子里研究了一下午的事情,给张福根提了一点意见,以及具体发展的大致方向。傍晚的时候王乡长才坐着车子离开。
  “福根,你昨天晚上咋没回来呢。”王英收拾完了桌子,回到跟张福根的小屋子里:“给我吓得一晚上都没敢睡觉。”
  “你咋没让我妈来陪着你呢。”张福根坐在炕沿上琢磨着另外一件事,李德顺跟那个娘们的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整不好他还能从两个人的手里弄出来一点钱呢,别看张福根心里装着老百姓,其实他也惦记着钱,他就想着能在干村长的这段时间多捞点,以后就算是不干了,也就够本了。
  “你以后都不知道要忙到啥时候,我总不能天天叫你们过来陪着我吧。”王英洗了洗手,坐在张福根的身边:“没事儿,估计下回就不能这么害怕了。”
  “这才是我张福根的好娘们呢。”张福根想了想,还是应该找两个人谈谈,能弄出点钱就最好了,要是整不出来钱的话就给他们曝光。“你在家里呆一会儿,我出去一趟。”
  张福根先去了李德顺的家里,这家伙是个刺头,不好摆弄,要是把他整老实了,估计那娘们也就老实了。张福根进院子的时候,李德顺正在他们家的小柳树下面乘凉呢。看见张福根进来爱理不理的。
  “李德顺,你这是干啥呢?”张福根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一个人在这想娘们呢?”
  “我哪有你那本事啊,随便干谁家的娘们都啥子事儿没有,咱们骑着一次你就要用广播喇叭喊。”李德顺歪着脑袋:“村长就是村长,牛气啊,谁敢惹你啊。”
  “咋?你还有理了不是,今儿我来就是跟你说这事儿的。”张福根清了清嗓子:“你们俩的事情我是一定要曝光的了。”
  “你广播呗,我怕这个,我家娘们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啥人,咱们村里谁不认识我啊。”李德顺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真有能耐就去广播啊,跑过来找我干啥子呢。”
  “你就真想我把这事儿说出去啊。你也不想想,我说出去了,那娘们以后还能跟你了吗?”
  “我管她呢,被你这么一折腾,她以后都不能跟我了,你啥子意思,是想搞点钱吧,跟你说,我啥都没有,你爱咋咋的,我才不管呢。”李德顺吃准了张福根就是打算来弄点钱,况且就他那人品大伙也都知道,他跟哪个娘们干那事儿大伙也都不会奇怪,倒是他老老实实的不出那种事大伙才奇怪呢。
  “那好啊,既然你啥子都不怕,那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能不能活下去就得看你的命了。”张福根扔下几句让人充满遐想的话转身就走。
  “不是,张福根你啥子意思,啥玩意儿我的命要没了,你今儿得把话给我说清楚了啊。”李德顺追了上来:“不说清楚了,你甭想走了。”
  “我说清楚啥子啊,你不会笨的连这点都不清楚吧,你是没啥子了,可是你想想那个民兵连长能放过你吗?就他那个火爆的脾气,上次差点就打死我了,我还是村长呢,在咱们村的地位也比你高吧,都落了个这样的下场,他要是知道你领着他娘们到山上鬼混的话,不扒了你的皮。”张福根故意把事情说的很严重:“你再想想,人家怕啥的啊,娘们都被男人骑了,还怕这条命不成,整急眼了跟你玩命来,你傻不傻?你怕不怕?”
  “也是啊。”李德顺琢磨了一下,张福根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那你说我该咋办啊?”
  “我管你咋办,反正我把这事儿给你抖落出来就完事儿,你自个爱咋整就咋整。”
  “别啊,别啊。”李德顺拉着张福根进了院子:“你等着啊。”
  “你要干啥啊?让我在这等你。”张福根偷着笑,不用说,李德顺这是怕了,回屋子找钱去了。
  不大会的功夫李德顺就屁颠屁颠的跑了出来,往张福根的兜里塞了点钱。
  “这是干啥啊?”张福根掏出来瞅了瞅,好像还不到一千块钱呢:“我不能要你这钱,咱不能因为这个就让人家当王八吧。”
  “咋?嫌少啊?”李德顺又掏出来了几张百元钞票,一咬牙,都给了张福根:“家里就这么点钱了。”
  “成,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这事儿我就帮你兜着点。”张福根揣着钱出了院子,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把钱都拿出来一查,一千六百块钱呢。
  这张福根还不满足,得去民兵连长家在敲诈点,不然都对不起自己的这双眼睛。大步流星的到了民兵连长家,他们家的门是虚掩着的,张福根轻轻一推就推开了。民兵连长家有个小姑娘,今年好像是十六七岁,刚上高一,张福根记得是这样的,进了屋子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她们家的后院里传来隐隐的流水声,这么热的天儿,我的第一个意识就是有人在洗澡。这种好事张福根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张福根轻推了一下后门,被人在外面插上了,他们家根本没有后窗户,通往后院的也就是这么一个门,现在后门被插上也就是说根本就去不了后院,就算是你明知道后面有人洗澡也无计可施。
  张福根观察了一下地形,除非是跳墙,而要是想跳墙的话就要绕到他们家的后面,因为他们家的地形比较独特,墙的两面都是大坑,大坑里面积满了脏水,所以想跳墙的这条路也行不通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跳房子,从他们的家的房子上面跳过去,张福根也不多考虑,想要看看谁在洗澡就得下点本钱,万一要是她们家的那个姑娘在那儿洗澡,自己不就是赚上了吗,说啥子也得给她祸害了,好好的糟蹋糟蹋,最好还是个处子,那自己的大家伙就能把她整个人都挑飞起来,想想就爽,张福根的裤子里面那个烧火棍一样的家伙硬了起来,好不容易爬到了房子上面,张福根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房子的后边上,趴在放上瞅了瞅,很是失望,下面确实是有女人洗澡,而且是两个,不过岁数看上去都不少了,其中一个就是民兵连长的娘们,另一个也三十多岁,两个人各自坐在一个水盆里,把水盆里的手往身上撩,然后看着水珠顺着自己的身子上面一点点的滑落,在经过那片郁郁葱葱的丛林时,两个女人都会相互对望着笑笑。
  “姐啊,你咋回事啊?咋还能跟李德顺在一块胡搞呢。”那个年轻一点的女人开了口:“这村子这么多男人,跟谁不好啊,偏跟他干啥啊。”
  “你不知道,当时我也是鬼迷心窍了,就看着他的家伙大来着,你还别说,真受用啊,塞进去满满的,胀的我的那里都快裂了一样呢。”娘们抚摸着自己的下面,满意的笑笑:“要不是被人发现了,你姐我今天可能舒坦个够呢。”
  “姐,不是我说你,你说说我姐姐不也是基本上天天晚上都伺候你吗,你还出去找啥子男人啊,老实在家给我姐夫做呗。”年轻女子还挺识大体。“反正你那里不闲着就成呗。”
  “就你姐夫那样啊,上来捅几下就下去,哪次不是把我整的痒痒的,他完事儿了,我宁可不干也不跟他干呢。”娘们居然不知廉耻的当着她妹妹的面把自己的手指送到自己的玉门里面,抠弄起来,嘴上依依呀呀的:“妹子啊,这辈子找男人你可瞅准了,没两下子可别要啊。”
  “姐,你这是干啥子呢,我来你们家一趟你就这么做啊?”妹子有点看不下去了,哪有这么猖矿的。“姐,你要是想要就晚上找姐夫吧,你说这大白天的成了啥子事儿了。”
  “你不知道,咱们女人自己搞自己的好处多着呢,咱不用男人了吧,而且自己想搞到啥子程度就能搞到啥子程度,自个说了算的。”娘们一脸的兴奋之情,手指按住了自己玉门上面的黄豆粒,狠狠的抓捏着:“我跟你说妹子,咱光靠男人不成,这男人啊也就是一开始会对你有点新鲜感,等这时间一长啊,啥样的男人都会对你失去感觉的,到时候他们晚上睡觉就跟例行公事似的,有了那种想法后直接上来就是一阵的捅,完事儿人家是舒坦了,直接就下去,咱们女人只能自个在那儿沉醉。”
  “姐,你咋子就这些歪理邪说啊,我在省城也没像你这样啊,虽然我没结婚跟男人住在了一起,可还真没有你说这种情况,那种事情是两个人的事儿,凭啥子他上来说骑着就骑着,说射就射,你得带动男人啊。跟他说说你的感受啊。要他多一些前奏不就可以了吗。”
  “你说的轻松啊,你当是你们城里啊,在这地方就这样。”娘们的两根手指并拢到一起,一只手扶着盆子,在自己的玉门里像个男人的家伙一样运作起来,嘴角扬着明显的弧线,叫声断断续续的刺激着张福根的每一根神经。“你是跟他说你玩的不开心了,他准保说你不正经,想野男人了。还是自个弄吧。妹子,你过来帮我搞搞。”
  “姐,我咋帮你搞啊,这种事我没干过,你还是自己来吧。”年轻女子搓了搓自己的两只兔子,又在旁边拿起沐浴露往身上擦了一点。用自己的芊芊细手随便的在身子上这么一抹,张福根刚好在女人抹着沐浴露的时候看清了她的相貌,看上去应该是只有二十几岁的样子,一副城里人的白嫩样儿,长的还是不错的,尤其是那身材,匀称的跟个啥子似的,那里都很瘦,唯独两个兔子看着很结实,一瞅就知道是在男人身子下面身经百战的那种类型的女人。
  “姐啊,你咋子能这么糟蹋自己呢,真是的。”年轻女子的手伸到了自己的下面,不过她不像娘们那样自己弄自己,而是轻轻的在自己的玉门以及玉门外面的一些地方轻轻的擦拭着,试图把自己的下面弄得更干净一些。才能让自己的身子更加的舒爽一些。
  “妹子,过来,帮姐姐弄弄。”娘们招手叫着年轻女子:“姐这自己弄自己也算是舒坦,还是你帮我弄弄,估计能好受一点呢。咱们女人就得自己给自己找乐呢,不是。”
  “姐,我真不帮你弄了,我还嫌你那里脏了吧唧的呢,要搞啊,你自己搞吧,我也洗的差不多了。”年轻女子说着就站了起来。想要出去擦擦身子回屋。
  张福根看的愣住了,这个年轻的娘们下面一点毛毛都没有,一根都没有,难道她就是书上说都白虎,书上说这种女人的那种渴望特别的强烈,一般的男人是没有办法满足的,张福根往前凑了凑身子,看的更加的真切一点,女人的两片花瓣已经黑红,从上面就能分析出她已经是若干次的被男人骑着干了,都把那两片原本粉红的花瓣磨的发黑了。这样的女人得需要一个啥样的男人才能伺候好啊,张福根心说,恐怕也只有老子能干好她吧。
  “过来啊,帮姐弄弄上面就成,下面我也不用你弄,我自己来。知道你爱干净呢。”娘们拽着年轻女子的手:“过来帮姐弄弄,算是姐姐求你了还不成吗。”
  “姐,你啥子时候开始干上这个了,这个可不好啊。”年轻女人被她拉到了水边:“咱们女人需要的还是男人的大家伙,不是女人的手的啊。”
  “我知道啊,你咋子还教训起来姐了,你是不知道姐的苦衷啊,你的男人要是跟你姐夫那样,你也得跟我似的。”娘们拉着年轻女子的手就把她拽到了水盆子里面。略带商量的语气说道:“你就帮姐这一回,这男人不中用,咱们自己再不中用的话,那姐活着还有啥子意思了。”
  “成,那我就帮你这一回,说好了,就这一回哦。”年轻女子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的手按在了娘们的两个兔子上极其不耐烦的揉搓起来。“姐,这回咋样。好点了吧。”
  “还成吧,妹子啊,用你的两个大家伙来蹭姐姐的两个家伙。”娘们有点得寸进尺:“这样咱姐俩都幸福,做女人就得对自己好点,过来。”
  “这个,这个。”年轻女子犹豫了一下,毕竟她还没有干过这种事情,一旦自己有了需要,身边总是有男人过来冲锋陷阵,所以一直也就没有机会自己搞自己呢。也不用自己搞自己,男人远远比手指受用多了。“姐,你还是自己弄吧,我这个,有点不习惯,你说咱们两个女人有啥子好搞的呢。”
  “你来吧,女人跟女人的乐趣多着呢。”娘们抱着年轻女子就搂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用自己两个硕大的兔子蹭着年轻女人两个同样硕大的兔子。
  “恩~~~~~。”蹭了几下两个女人都有了反应。
  “妹子,这个办法不错吧,是不是也挺享受啊。”娘们洋洋得意的抠着自己的下面,张福根隐约的能看见她玉门里面流出来的液体跟水盆中的水渐渐的融为一体,有点分不清哪里是她身子里冒出来的,哪里是水盆里的。总之是水汪汪的一片:“妹子,你在这里多住几天吧,咱接连天天都在这洗澡,多享受啊。”
  “姐,这哪成啊。你还是得让你的男人好好的伺候你,这么时间长了你还不得有心理病啊?”年轻女人抱住娘们,用自己已经的一塌糊涂的两只兔子跟她的两只兔子在水盆中对峙着,不时的用自己的手也往自己的下面弄几下,不过他没有娘们那么明目张胆,就是弄几下后然后就收手,这就足以她满足好长一段时间了。“姐,咱们就这么做,你就舒坦了?”
  “这才哪到哪啊,这咋子能舒坦呢,要不是怕你嫌姐姐脏,让你用手指弄姐姐的下面,保证跟男人的家伙一样的受用,甚至比男人的家伙还厉害呢。”娘们抖动了几子,雪白的在水盆中激起了一点点的浪花:“妹子,你自己试试,看小说^.V.^请到保证受用,不好玩的话姐姐就算是白说了。”
  “真的?”年轻女子是有点动心,半信半疑的看了看娘们的脸色,这次就大胆的把自己的手指伸到了自己的玉门里面抠弄了一会儿后,身子也在水盆中颤抖了几下:“恩!~~~~~姐,你还别说,恩~~这感觉不错,自己还能控制节奏呢。”
  “对吧,姐哪能骗你啊,还有更刺激的呢,咱姐俩你弄我我弄你,保证比这个过瘾过了。”娘们的手在水中洗了洗,拿到了年轻女人的胸前,顺着她的肚子游走到了她的下面,接着就在她的玉门上面的黄豆粒揉了揉。:“妹子,这个更受用吧,男人拿手指头哪懂得怜惜咱们女人啊。”娘们的手扎进了年轻女人的窄缝中,随便的搅和了几下:“妹子现在有了感觉了吧。”
  “恩~~~~~~姐,我有点想要男人了。”年轻女人一阵沉吟:“恩!~~~~姐姐,我想要男人了,咋子办啊,想要男人真正的家伙,要那种粗壮要那种硬度,恩~~~~~。”